造假了吗?“猪茅”牧原股份的危险游戏
来源:未知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1-12-22 19:02
html模版造假了吗?“猪茅”牧原股份的危险游戏

摘要:很多争议大概还会继续(欢迎关注杠杆游戏)

撰文|张银银&编辑|欣欣然

一家市值2000多亿元、年净利润高达200多亿元、手上大几十亿元现金的公司,居然会出现32 家子公司商业承兑汇票违约,几千万元都无法及时兑付的情况。

你信吗?杠杆游戏按说是不敢信。

据说原因是,部分持票人未在承兑汇票交易系统点击请求兑付,导致票据兑付逾期,银行清算随之延后,进而导致票据兑付逾期,牧原股份此次逾期是少量“被动”逾期。

甚至还有人说,这是做空牧原股份。

不过我也要说,拜托,这是上海票据交易所《持续逾期名单(截至2021年11月30日)》说的,可不是江湖传言,千真万确,不是谁故意做空。

1、商票违约背后:激增的应付票据额

12月6日,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(下文简称“牧原股份”)发布公告说明:

经公司核实,上海票据交易所于近日公示了《持续逾期名单(截至2021年11月30日)》,2021年8月1日至11月30日,公司共有32家子公司出现付款逾期。经公司核查,截至2021年11月30日,其中23家子公司已完成全部逾期商票的兑付。

截至2021年11月30日,公司尚有9家子公司存在逾期未支付商业承兑汇票合计1,707.27万元;截至2021年12月6 日,公司9家子公司尚存逾期未支付商业承兑汇票合计755.98万元。

也就是说,是真的,确实违约了。

在这份公告中,牧原股份解释:

经公司核查,由于公司未及时收到部分持票人的有效提示付款申请,或持票人选择的清算方式不符合银行要求等原因,导致公司无法按时兑付商业承兑汇票。

公司已积极与持票人、银行沟通,推动商业承兑汇票的顺利兑付,保障持票人的合法权益。

同时公告还披露,截至9月末,牧原股份货币资金余额为99.50亿元。这句话意思是,我怎么可能是还不起钱。

很快12月7日再次公告称:前述755.98万元商票已全部兑付完毕。并表示,将不断优化业务流程,进一步加强内部管理,与银行、持票人保持积极沟通,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。

不管外界对牧原股份多少质疑,杠杆游戏认为这点钱,怎么都是有办法的。

就目前来说,票据方面,我觉得牧原股份更大的压力,可能是应付票据激增。

根据三季报的披露,我发现,牧原股份短期借款首先维持高位,2020年底为165亿元,到了2021年9月末增至接近188亿元。

对于一家三季度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84.53亿元的企业来说,这个数字意味着多大压力显而易见。

而2020年末时,这个数字尚有139.1亿元。

牧原股份的现金压力是显然的。

同时,截至9月末,牧原股份应付票据激增至69.52亿元,2020年末时只有19.43亿元??这个增长,不可谓不吓人。

所以刚才杠杆游戏说,几千万的商票肯定付得起,但是未来要付的票据越来越多。

然后应付账款,从2020年末的146亿元左右,增加到9月末的249亿元。

还有其他应付款,从2020年末的41亿元多,增加至超62亿元。

2、周期变幻:急速滑落的业绩

抛开对牧原股份的财务质疑不说,单看其自己的披露。

2020年,牧原股份录得562.8亿元收入,同比增长高达178.31%。

2021年前三季度,营收很巧,也是562.8亿元左右,同比增加43.71%??这个数据看着不错,具体到2021年第三季度,营收为147.44亿元,同比下降18.68%。

更惨的是,三季度归母净利润-8.22亿元,同比下降108.05%。

前三季度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实现归母净利润87.04亿元,同比下滑58,亚美am8.53%。

2020全年,杠杆游戏注意到,牧原股份的毛利率高达60.68%,到了2021年前三季度只剩下24.12%。

净利率则从2020年的53.97%,大跌至2021年前三季度17.26%。

三季报还披露:

1、货币资金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减少31.82%,主要系生产经营支付资金增加所致。

2、应收账款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284.84%,主要系屠宰、肉食业务规模扩大,应收账款增加所致。

3、其他应收款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415.61%,主要系支付保证金增加所致。

4、存货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59.01%,主要系公司生产经营规模扩

大,消耗性生物资产增加所致。

5、长期股权投资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76.58%,主要系公司对联营企业出资所致。

6、固定资产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52.17%,主要系随着公司生产经营规模扩大,在建工程完工转入固定资产所致。

7、长期待摊费用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减少95.64%,主要系本期开始执行新租赁准则所致。

8、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92.63%,主要系可抵扣亏损增加所致。

9、交易性金融负债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79.96%,主要系金融衍生品公允价值变动所致。

10、应付票据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257.83%,主要系本期增加票据结算所致。

11、应付账款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70.28%,主要系公司生产经营规模扩大,应付账款增加所致。

12、应交税费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94.70%,主要系个人所得税、房产税、土地使用税增加所致。

13、其他应付款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49.79%,主要系关联方借款、保理业务及保证金增加所致。

14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128.33%,主要系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、租赁负债增加所致。

15、其他流动负债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减少98.25%,主要系本期偿还超短期融资券所致。

16、长期借款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40.35%,主要系本期新增长期借款所致。

17、应付债券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486.68%,主要系本期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所致。

18、递延收益期末较上年度期末增加76.94%,主要系本期收到的政府补助增加所致。

与此同时,利润表项目的数据也是看得杠杆游戏震惊。

我就不废话,直接摘录财报的官方披露。

1、营业收入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43.71%,主要系本期销售量同比增加所致。2021年1-9月份,公司共销售生猪2,610.6万头,其中商品猪2,292.1万头,仔猪292.9万头,种猪25.6万头。

2、营业成本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208.61%,主要系本期销售量增加所致。

3、税金及附加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69.36%,主要系印花税、土地使用税、房产税增加所致。

4、销售费用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217.68%,主要系公司销售规模扩大,职工薪酬及检验检疫费增加所致。

5、管理费用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37.43%,主要系公司生产经营规模扩大,职工薪酬及生猪保险费增加所致。

6、研发费用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85.32%,主要系职工薪酬及物料消耗增加所致。

7、财务费用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212.99%,主要系本期有息负债规模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。

8、其他收益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123.22%,主要系本期与日常经营活动相关的政府补助增加所致。

9、营业外收入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123.18%,主要系本期收到的与非日常经营活动相关的政府补助增加所致。

10、营业外支出本期比上年同期增加46.24%,主要系本期报废资产增加所致。

11、所得税费用本期比上年同期减少1,065.74%,主要系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所致。

综上,也就是说,牧原股份的现金流状况明显异动;应付、固定资产投资都大幅增加;同时营业成本、税费、销售成本、管理成本、财务成本都是大幅增长。

当然,可以把一切都归到猪周期上去,可是你干这行,这就是应该有所预判和必须接受的。

即便咱不去质疑和评价财务数据本身,目前的情况能不能熬过去,本身也是个问号。

3、吞金巨兽:永远填不满的资金需求

商票突发违约之后,牧原股份近2天股价表现不好,直到12月8日兑付完毕,股价迎来利好。如下图。

但总体来说,2021年2月之后,牧原股份的市值已经跌去一半左右。

近几个月的股价走势都不尽如人意,尽管近期比今年最低点似乎要好一点。

面对业绩的周期性剧烈下滑,以及庞大的资金需求,杠杆游戏注意到,牧原股份及实控人搞钱动作频频。

比如,12月6日晚,回应商票逾期的同时,牧原股份还公告称拟向银行等金融机构申请700亿元授信。

三季报披露,秦英林、钱瑛夫妇与一致行动人牧原实业,目前共持有牧原股份超50%的股权。

如下图,秦英林已质押3.27亿股,牧原实业已质押1.99亿股。占持股比例超18%,占公司总股本10%左右。

目前50来块的股价,和秦英林加权平均质押起始日参考股价60多块越来越接近。当然,砝码还很多,毕竟持股多。

2021年10月时,牧原股份公告,拟向控股股东募资不超过60亿元,发行价格40.21元。

公司拟向控股股东牧原集团发行不超过149,216,612股份,发行价格40.21元,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0亿元,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

而此前9月,牧原股份刚刚发行了95.5亿元的可转债。

中诚信年中发布的牧原股份年度跟踪评级报告显示,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,牧原股份银行授信总额为527.93亿元,其中未使用授信额度为178.85亿元,拥有较好备用流动性。

牧原股份给人感觉不缺钱,可又连续多次融资呢?

正如公告所言:

随着产能拓展持续投入和经营规模增长,公司资产负债率从2019年末40.04%提升至今年9月末57.77%,本次募资将有效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,并提高公司养殖业务的综合经营实力。

在上文,杠杆游戏简单梳理了牧原股份的债务压力,缺口明显。

快速下滑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,让人不得不担心。

对了,2021年5月时,牧原股份公告称,收到证监会关于对董事长秦英林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的决定,原因是“带病”启动上市公司可转债的发行。

证监会查明,3月15日,牧原股份在有媒体对公司部分财务指标和关联交易等事项提出质疑、被深交所问询并要求核查说明的情况下,向证监会提交了启动发行可转债相关材料,并出具书面意见,表示公司不存在影响发行上市和投资者判断的重大事项。秦英林作为牧原股份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在相关材料上签字确认。

当时证监会表示,牧原股份上述行为违反了《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》第48条的规定:

上市公司发行证券前发生重大事项的,应暂缓发行,并及时报告中国证监会。该事项对本次发行条件构成重大影响的,发行证券的申请应重新经过中国证监会核准。

同时,证监会对牧原股份可转债发行的两名招商证券保代,出具了警示函。

事情虽然平稳过去,但围绕牧原股份的很多争议大概还会继续。

三季度,以及2021全年的业绩,大概会引发更多的探讨。

版权及免责声明: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!如需转载,请获取授权。另,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,谢谢!杠杆游戏任何文章之观点,皆为学习交流探讨用,非投资建议。用户据此进行的一切投资,请自负责任。文章如有疏漏、错误欢迎批评指正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